300多分能上的本科实力到底怎么样

“xx名校应用型本科火热招生,300多分即可报名。”低分、名校、拿学历,这些关键词联系在一起,很难不让在激烈高考竞争苦海中的学子,想试着抓住这一丝新的“希望”。

不久前,官宣扩大专升本规模,其中也指出增量将投向教职本科和应用型本科,并向预防医学、应急管理、电子商务等时兴热门专业倾斜。

这就更让人好奇了,高校队伍中近年屡屡被cue且集“宠爱”于一身的应用本科,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?

上世纪90年代,国内高校界迎来了一次发展转折点——既能拉动经济,又能提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、为社会供给更多高素质人才的大学扩招行动拉开帷幕。

1999年,全国高校本专科招生总数达159.68万人,到2003年,国内本专科生在校人数则突破了千万。

学生人数在喷涌,学校自然也要面临大规模的扩建。自2000年起,教育部新批准了普通本科院校的建设,它们被称为新建本科高校。

截至2019年6月,我国共有新建本科高校693所,从总数上看,它们的比重为全国本科高校的56.88%——在国内1200多所本科高校中,有超过一半的学校是新生力量。

从位置上看,新建本科院校可以是对国内原有高校分布格局的一种补充,60%的新本科大学位于非省会城市,一方面,地理位置不佳、发展历程较短等因素给它们造成了师资、生源上的劣势;

但在另一方面,相比传统老牌的研究型高校,这些新建本科院校更适合走实践、应用型的高教道路,它们的使命也倾向于培养地方所需人才、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。

当然,应用型本科也非新建高校的专属,许多传统大学也开设了相关学位,名校下设的”专插本“、”专本硕连读“项目更是吃香。

高等教育高歌猛进、大学数量飞速增加的同时,高教发展也面临一个重要问题:方向是什么?

扩招之初,大部分高等学校、高职学校都在奋力追求成为综合型、研究型大学,所有人都挤在一条路上——人人都想复制清北,但不可能人人都成为清北,必然很难实现良性发展。事实也证明,这样单一化的高等教育模式,越来越难以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既面向技能型教育,又拥有本科层次水平——或者说,既能教给学生实用技术,又能让毕业生取得听起来更“高级”的本科文凭,应用型本科仿佛是学生和社会的新救星。

但回到现实,“应用+本科”的模式到底如何定位,又该如何教学,并没有愿想中那么简单。

比如,高职高专教育面临的一大问题,是学生具备了专业实践能力,但由于理论知识不够扎实,发展后劲有限,可能无法应对后继更高层次的用工需求。

应用型本科教育则想将职业教育同传统注重理论基础、学术研究能力的本科教育相结合,但两者该如何交融,双方占比如何,结合之后又有什么特色,这些要点似乎仍然不够鲜明。

在专科学校中,“专升本”是一股热潮。学生进入专科院校后,没有充足时间主攻职业技能的学习,而是忙着补习理论知识以准备升本考试以提升学历,这不免会对职业教育本身造成伤害。

还有人吐槽,从学制上看,应用型本科是三年在校上课,最后一年进行实训,完成学业后颁给学生本科毕业证及学位证,学制总共为四年。

而曾经被大力发展的高等专科学校,则是三年六学期的学制+毕业后实训一年的模式。两者的差别,似乎只是有没有将实训纳入学制内。

秉持着“本科优于专科”、“能上本科就不上专科”的信念的,不只是学生,还有他们背后的学校们。

放眼国内高校界,专科学校升格为本科大学的竞争戏码,每年都在上演;高校也热衷改名以”改运“——自上世纪80年代初至今,有近800所高校至少改过一次名,学院纷纷想升级为大学,职业学院也忙着扔掉“职业”的帽子,成为真正的“大学”。

基础的职业教育能让学生跨进就业市场的门槛,但还不足以满足时刻更新变化的市场要求——专科学生也有继续深造的需要,他们更需要的是高一层次的职业教育,而非一股脑地挤进研究型本科大学。

职业教育相对发达的瑞典,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更好地融入就业市场,也为了向社会提供足够多的劳动力,一直在将推动职业教育和普通学术教育的地位同等化。

其目标很清晰,就是要把职业教育逐渐整合进入普通教育的系统。同时,它也允许和鼓励具有职业教育文凭的学生,继续接受高等教育。

也就是说,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具有同等的认可,学生也有在两者之中流动选择的自由。

于学生而言,在统一的高考分数线划分之下,如果他们想进入的应用型院校,仍被简单粗暴地划分在最低档次,学生难免被劝退,就业市场对毕业生的“不待见”也难有机会能减少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